母亲刚走,父亲又来了

时间:2020-02-14 07:00:01 来源:中国育儿在线 当前位置:轩轩家居 > 手机 > 手机阅读
母亲刚走,父亲又来了

文|鸣凤乔

母亲刚走,父亲又来了。

昨晚父亲就给我打电话说今天要来,是关于加油站过户的事情,那一方需要他本人亲自来。他说顺便看一看我。

我没有深问为什么,加油站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问了也没什么意义。

只是他说从家里八点出发,九点会到我这里。而九点正是我打针的时间,父亲来,会看到我打针。已经跟医生约好,时间是无法更改了。

不愿意让他们看到我的病态,有几个父母看到儿女受罪不是肝肠寸断。儿子在北京,昨晚感冒了,我的心就一直揪着。叮嘱着多喝开水,多睡觉,按时吃药……

一听父亲要来,我总想哭,眼泪已经止不住了。我怕老张误解,就把想法说了出来,随之眼泪就流下来了。老张说:“为什么妈妈来,你不哭呢?”是啊,为什么呢?我也不知为什么。

母亲来的时候,我快乐得像一个小女孩,就差蹦蹦跳跳了,全然忘了自己是一个中年的弱病的女人,还没有年近70的母亲健康。一起出门,都是母亲拿重一些的东西。地铁上,如果只有一个座位,也是我坐着。

一大早,我从冰箱里拿出两块鸡腿和一些青菜,家里还有啤酒,不用下楼再买什么。

九点钟,门铃准时响了,老张在门口迎接父亲。父亲拎了一个大袋子,袋子里有一些青菜,都是自家种的小白菜小香菜之类的,还有几瓶羊奶。

还带来了一个治疗口腔的偏方,一些晒干的三颗针,和一些焦炭状的三颗针。

父亲看到我在沙发上躺着,墙壁上挂着药瓶,问我:“又怎么了,你妈走的时候不是没打针吗?”

“是的,正是妈妈走以后才打的针。前天天气不好,参加了一个生日宴,回来以后就感冒了。”我轻描淡写地说。

父亲说我瘦了,我说还行,吃饭睡眠都好。

然后父亲就说了一下此次来的目的,都是一些身外事,我漠然地听着。他不能在我这久待,人家都在楼下等他呢!和我说一会话他就得走,当然中午也不能在我这吃饭。

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酸酸的,父亲也瘦了。

父亲每次在电话里问我,我都说自己很好。也奇怪,每次当他们来的时候,我都会很有精神,他们一走,又蔫了。

老张问我:“今天怎么没哭?”

“我忍着呢!”

可是父亲走出家门,我的眼泪就像开闸的河水一样,哗哗地流了出来,再也忍不住了。

上一篇DNF:7777代币券如何使用,除了魔盒、免修,这奖励也不要错过

下一篇王军医生医案|小儿微针治愈儿童腹泻、便稀医案!

手机本月排行

手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