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部散文学会电子期刊】张菊兰|追忆舂碓的日子

时间:2019-11-11 07:00:01 来源:梅州之窗 当前位置:轩轩家居 > 视频 > 手机阅读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主办

2019年第4期  总第30期







清明节回家,闲暇间伫立后门外,欣赏家乡的春景。

房后山上那些知名或不知名的树,都争着发出嫩黄的叶片,一片生机勃勃景象;那棵饱经沧桑的核桃树也耐不住春风的千呼万唤,伸出嫩嫩的细芽,在半空中翩翩起舞;核桃树旁一条玉带似的水沟绕山而行,清凌凌的水流浅唱低吟着,仿佛在给舞者做伴奏。一样的山,一样的树,一样的流水。一切如童年时那么美!我情不自禁地走到核桃树下,在杂草丛生、枯叶遍地的野地里,寻觅我童年时那架木碓,追忆舂碓的日子。

木碓的架子已经了无痕迹,碓头的舂臼和碓尾的深坑,也即将被淤泥和杂草填满,只隐约觅得到一点影子。木碓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彝家山寨真正进入了“吃米不用舂,喝水不用挑”的时代。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吃米不用舂,喝水不用挑”,只是彝家“哭嫁歌”里的歌词,是想表达父母对姑娘的宠爱,舍不得让姑娘干活的含意。便不是彝家人有远见卓识,看得到未来。其实,当时人们是希望随时能舂碓的。我更是渴望着舂碓!舂碓的日子是艰辛的,但更多的是快乐和喜悦,还有好奇!

我童年时的彝家山寨,碓是村里常见的农具,几乎家家都有。我家的木碓就支在爷爷手上就留下来的那棵核桃树下。“砰、砰、砰”,有节律的舂碓声,在核桃树下响起来的时候,正是我们三姊妹最快乐的时候,也是一家人最团结和睦的时候。但七十年代的彝家山寨,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米饭,“砰、砰、砰”的舂碓声难得响起。因此,那声音成了我们这些娃儿最向往的福音,舂碓场成了我们孩子的乐园。

火把节是彝家除春节外最隆重的节日,火把节前夜的碓场也最快乐!晚饭过后,夜姑娘翩翩然舞着黑裙降临时,出了一天集体工的大人们紧锣慢鼓地准备着,爸爸把柜子里最后一点稻谷打扫出来,妈妈翻出多时不用的簸箕、筛子,叔叔在火塘边劈松明火把,我们姐弟三人笑着闹着催促……当碓场边竹蓬里嚷累了的麻雀渐渐进入了梦乡时,我们全家终于点着火把来到碓场,立刻各就各位。

妹妹在碓头支起三角架,点起松明火把,手拄腮巴蹲在火边,准备随时添火;妈妈把簸箕、筛子摆在白天用牛粪涂过的地面,把稻谷放到早已洗刷干净的舂臼里,蹲在臼旁准备配合碓起碓落的节奏搅拌谷物;我和弟弟一人一边站在碓尾前排,双手扶好碓杠,爸爸和叔叔也一人一边站在我们背后,伸出长长的双手从我们肩上扶着碓杠。然后四只脚同起同落,齐心协力地连续踩踏木杆末端的踏把,前端的杵也就随之连续起落,像一个跷跷板。

碓起碓落,循环反复。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舂稻谷也不另外。刚开始得用力舂,那是最难熬的时候,整个舂场成了“砰、砰、砰”、“哼哧哼哧”的二重唱。等到第一道舂好,妈妈把簸过筛过的半成品放到舂臼时,我的快乐便蔓延开来。这时碓要轻放,杵才不会把米捣碎,于是爸爸就让体重较轻的我整个人站在碓尾踏把上,以免他们把握不好轻重。随着碓的起起伏伏,我感觉自己像舵手,掌握着帆船在碧波荡漾的湖面航行,轻飘飘、荡悠悠。爸爸也开始他的说古道今,弟弟妹妹也开始叫闹……四野的绿风轻轻漂浮着,挟来水流的轻声细语,湿漉漉的弥漫在我们周围;头顶上的树枝被沉甸甸的核桃果扯的低低的,核桃叶不时轻抚着我们的脑袋;碓场边那蓬竹子,稀稀簌簌地呢喃,竹丛里的那群麻雀,偶尔发出几声呓语……爸爸的声音裹着的稻花的馨香,在夜风中翻飞。那样的场景,仿佛不是在劳动,而是在舞蹈。想象着那香喷喷的米饭,喜悦变成欲滴的垂涎。

如果说舂稻谷的日子带给我的是快乐和喜悦,那么那一次舂包谷杆却让我充满好奇。也许是妈妈从人家用甘蔗熬糖的过程得到启示吧,有一天她砍来许多包谷杆,用铡刀铡成一小节一小节,晚饭后动员全家去舂,说要用来熬糖。包谷杆真能熬糖么?我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我怀揣一百个疑问站在碓尾,身体被动地随着碓起碓落。包谷杆里甜甜的汁液四处飞溅,核桃树叶在秋风中好奇地东瞻西望,我默默祈祷着妈妈的良苦用心变成甜甜的糖……还好,包谷杆不难,那一夜舂了好几臼。妈妈把舂碎了的包谷杆连粘带汁装在桶里挑回家,才在厨房里忙碌开来。

我很好奇,真想看看包谷杆究竟怎样熬成糖。但因为夜已经深了,第二天还要早起上学,妈妈把我撵去睡了。第二天,我才起床妈妈就把一盆糖稀端到我面前,让我吃。一眼望去,那糖稀就像过年时妈妈用包谷熬的糖稀一样。我既高兴又好奇,急忙用筷子挑起一尝,味道像包谷糖稀一样,甜甜的、粘粘的,可吃过后有点辣辣的味道,让人的喉咙有些不舒服。即使是这样,可在那个只有过年孩子才有糖吃的年代,这盆凝聚着妈妈的智慧和心血的糖成了我们姐弟三人的稀罕零食。

欢乐——这是在舂碓过程中折射出来的一种体验和氛围。这种体验最真切的是大年三十早上舂饵块。

当几声雄鸡破晓,一丝曙光冲破东方的天际时,爸爸就会叫醒我们姐弟三人,全家人的倦意也消失在黎明的彩霞中。碓场边叔叔忙着撒青松毛,爸爸忙着擦舂臼、桌子,我一遍遍擦着做小粑粑的模子。那模子是爸爸用泥巴做成后,放到瓦窑里烧过的,内侧雕有花草图案。厨房飘来一阵阵米饭的馨香时,一切准备就绪,约好一起舂饵块的几家人也到齐了。因为舂饵块要讲究方法,舂的速度要快以免米饭冷却,必须大人才能掌握得住碓的节奏,而且专门要一个会操作的在舂臼旁边掌控,还要一个力气大技术熟练的男人把舂好的粑粑做成饵块。整个操作要分工合作,需要的人力多,仅凭一家人的人力是远远不够的。

几家人在一起孩子多了,气氛也就热烈起来。孩子们围在桌子旁边,叫着嚷着,用模子做小粑粑,让欢乐尽情释放。当揉饵块的大人把掐出的两小团粑粑放到桌上的时候,就会有几只手同时来抢。抢到的喜笑颜开,立刻用模子做起小饵块;抢不到的哀声丧气,指手画脚地褒贬。太阳升得越来越高了,快乐越来越升温。小孩红扑扑的脸上,全是快乐的色彩。

舂碓,舂出的是一份快乐,一份喜悦,一份好奇。舂出的是我们儿时的充实和幸福!随着时代的进步,碾米机代替了木碓,木碓逐渐从人们的生活里消逝。但童年时舂碓的情形,让我历历在目!

作者简介

       张菊兰,彝名拉基紫孜,昆明市作家协会会员,云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家协会会员。曾获昆明市文学年会奖,散文入选《中华散文精粹》《彝族文学报.散文精选》,著有散文集《那艳红的马樱花》。作品散见国内多种报刊。

朗读者简介


1

王惠琼,笔名霓为衣,语文高级教师,云南省作协会员,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散文、小说作品散见于《内蒙古日报》《西部散文选刊》《西南作家》《新疆文艺界》《大渡河》《曲靖日报》《珠江源晚刊》等报刊。




值班编辑: 李万虎   图片:网络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上一篇昆明涉黑组织通过酒托诈骗百万,警方押解33名嫌犯辨认现场

下一篇美国加州一犹太会堂发生枪击1死3伤 枪手19岁

相关文章:

视频本月排行

视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