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业将取代房地产,成为新的“财富收割机”

时间:2019-07-21 07:00:01 来源:雅安汽车网 当前位置:轩轩家居 > 世界 > 手机阅读

 

一、房地产之后,文化产业接盘

现在的“投资环境”变了,股市不景气、房产增幅停滞,反观文化产业,不管是消费升级的“内需”,还是“国家形象”的外需,都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重视。不管是大众电影市场,还是民间艺术品市场,都面临着一次大爆发。


有人说,文化产业将取代房地产,成为新的“财富收割机”。


参照十年前,国家对房地产产业的频繁政策引导,就可以清晰地看出历史的相似性。


历史为什么会选择“文化产业”?


首先,是“内需”。中国是举世无双的文化大国,拥有丰富而庞大的文化艺术资产,以及强大的现当代的文化艺术创作力,积淀与积攒了至为可观的产业力量。


一方面,这些文化艺术资产需要“盘活”,需要一个出口转化为生产力与利润,释放出它所积淀的力量。另一方面,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中,科技创新与文化创意成为关键因素,而这一因素正孕育在以创意力和创新力为支撑的文化产业中。


其次,是“外需”。中国经过高速的经济发展,财富暴涨的同时,国民文化素养并没有得到有效提升,在国际上声誉上,中国需要与经济总量相匹配的文化形象和声音,需要有力的“国家形象”。


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产业是未来中国的“国家战略”。

 

1.艺术“嫁给”金融

未来的文化资产,将跟房地产一样,不再只是为了“居住”,而是成为金融资产。


文化进行金融化,而金融化的核心就是产业化、规模化、大众化和社会化,这是文化金融发展的大方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消费者可能没钱买房子但是肯定有钱享受文化消费,这就是市场!


在文化产业诸多分支中,艺术品产业是创作积淀最为丰厚,产业链最为简单,交易最为灵活的业态分支。


在《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和《关于深入推进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见》文件指导下,2009年“艺术金融产业”以厚积薄发的态势迅猛发展起来。


为什么金融会“爱”上艺术?


首先是“投资环境变了”,股市不景气、房产增幅停滞,除了股市、房产,艺术品是最安全的投资避险工具,大量热钱与财富人群涌进艺术品市场。


其次是“参与群体变了”,收藏变成投资,买艺术品和煤老板买楼没有区别。市场上引领风骚的不再是传统藏家,而是呼风唤雨的金融资本。

中国真正意义的藏家本来就微乎其微,新的财富阶层又把仅存的行家挤走了,行家如果手上货全卖掉了,也就出局了。


传统收藏群体加速衰减,注重投资效益的群体越来越庞大,资本大佬和热钱已成为市场主角。

 

2.为“投机”正名

时下中国的艺术金融市场,以资产化为核心的艺术品及其资源鉴定、估值以及艺术品资产流转等一整套系统机制尚未建立,配套的服务体系缺乏,投机意味还很浓。


在美国和欧洲,艺术品与金融资本联手早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金融资本介入到艺术品投资和收藏领域,已经成为发达国家艺术品市场的主要推手。


国内金融机构大范围介入艺术品市场可以追溯至十多年前。彼时,工行、农行、中行和建行等都在各自范围内开展了艺术品相关的投资事务,侧重服务于高净值客户。不过,经年尝试后,有所冷场。

 

二、中国艺术市场需求6万亿

“艺术与金钱的关系从未如此密切。”


《艺术生意:全球金融市场背景下的当代艺术》的作者 Noah Horowitz 表示,“在最近几十年,艺术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的生意,如果想全面了解艺术世界以及我们与艺术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必须了解介入其中的金融力量。”

 

1.艺术资源变为金融资产


当然,刺激资本的“鸡血”显然是不缺乏的,艺术品金融市场往往因为某件被拍出天价的艺术品而受到公众一时关注。比如去年一幅达芬奇的画作《救世主》在佳士得拍卖落槌价4亿美金,创下拍卖行有史以来艺术品成交最高价纪录。


类似天价艺术品的出场,总会引得各类资本一波波亢奋。毕竟,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富裕阶层已经引得全球侧目。


艺术金融化不但为金融产业的发展寻找到一条新的途径,是金融业发展的一个新方向,也为艺术市场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分析了其中原因:一是因为国家经济取得长足发展,人们生活富裕,家庭资产增长,高净值人群参与艺术品投资的愿望加强。


另一方面,艺术品市场不断壮大,从不成熟到形成体系,艺术品资源的价值被认知、开发,而其高投资回报率也成为吸引买家入场的主要原因。


目前,金融机构介入艺术领域,主要从事的是艺术品融资、艺术品信托、艺术基金、份额化几方面的工作,这些都推动了艺术与金融结合的进程和步伐。


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意识到艺术品值得投资,艺术市场也需要资本助力,才能进一步壮大。


西沐表示,“发展到今天,艺术金融取得重大突破,艺术与金融的对接不再是零散的、点对点的,或者仅仅是产品级的,而是体系性的形成。这是艺术金融真正进入体系化发展的阶段,这才是艺术金融时代到来的一个基本标志。”

 

2.产业化的理念发展艺术金融


“艺术金融是一个经济或者金融概念,千万不能单纯地看作一个产品,一定要用产业化的观念来看待艺术金融。”西沐强调。


艺术金融是一个至上而下的产业链条,不仅有自己的产品体系,还有独立的交易平台以及相应的支撑和服务系统,只有建立起相应的产业链条,艺术金融才能按照产业化的理念发展。


尽管艺术金融化目前还存在诸多问题,但社会对这个产业还是有信心的。尽管艺术金融目前还处于混乱的发展阶段,也许需要缓慢整理市场的架构。


艺术金融化产业链发展面临重大缺失,西沐、黄文叡以及鼎艺艺术基金投资委员会主席陈波阐述了自己对产业链有待完善的看法。


首先,艺术金融化需要建立两个行业对接的保障体系,比如艺术品的鉴定、评估定价机制、咨询顾问以及艺术品确权等,建立艺术金融化的支撑体系,是文化艺术资源变为金融资产的前提。


其次,艺术金融化缺少衔接的平台,艺术金融化的核心是产业化、规模化、大众化和社会化,这是艺术金融发展的大方向。要适应这种发展,不能停留在单纯的点对点、一对一的交易形式上,必须建立更广泛,具有公信力的交易平台,能够让大众参与,实现艺术与金融的对接。

 

中国的艺术品金融化尚缺乏基础,比西方走得晚,但比西方走得快,在几年内就可以吸纳、复制西方的体制,可能正因为走得太快,容易跌跤。


西方今天的模式是由西方艺术品市场本身的规律决定的,有自己的历史原因,正因为有这个内因,才发展出这些金融工具。


但中国的国情与西方完全不同,不论从结构机制,还是文化背景来说差别都是巨大的,所以中国不能简单地复制西方已有的模式,而是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探索自己的道路,创造自己的游戏规则。


在艺术金融化发展过程中,配套法律法规的制定、监管的力度和程度、具体落实和执行都需要相应的监管。在艺术金融化的发展过程中,还需要与此配套的服务业,比如艺术顾问、咨询等业务,服务是其发展的核心。


虽然诸多金融机构在艺术品产品交易、服务业都有尝试,艺术金融发展的亮点已经有了,但是目前缺乏的是具有前瞻性、产业化的理念,来把这些点连接、延展,形成一个产业链。在宏观层面缺乏这种战略规划的研究,缺少相应的政策、对策。


西沐认为,“只有形成具有共识的机制、有了交易平台和支撑体系,金融资本和艺术资源的对接才有基础。”而在这些需要建立的体系中,每个环节都是巨大的发展机遇和潜力。

 

3.继续伸展的发展空间


中国的当代艺术从上世纪90年代一直被看好,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使得多年虚高不下的中国当代艺术价格泡沫破灭,市场对其丧失信心,西方开始重新审视中国的艺术。


现在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意识到炒作已经变得不合时宜了,越来越多的拍卖行、画廊和策展人开始更重视中国艺术家本身的个性化、独立语言及其艺术内涵,而不是看中将来能炒到多少钱。


就艺术金融发展前景而言,陈波作了这样的比较,2011年,中国二级市场的总成交额接近1000亿元,而艺术品基金发行的规模仅50多亿元,相对来说,是很小的体量。现在艺术基金的量还是很小,也影响不了整个市场。


如果以保守的5%作为对艺术品的潜在的需求进行估计,按中国130万亿元的财富这样一个保守的数字计算,中国艺术品市场潜在的需求就是6万多亿元。


如果用可流动的有效需求只占总需求的1/3这个假定来计算,也有2万多亿元的规模。而目前的规模只有几千亿元,“潜在的需求非常大,显现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潜在需求与现状存在巨大差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产业链发展的缺失,很多想要进入的资本望而却步。

 

艺术金融化会衍生出很多类似艺术文创、版权买卖交易这样的产业,还有很多无形的艺术文物,他们的价值可以通过文创产业实现。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发展艺术金融,以及以怎样的视角与理念去发展艺术金融。西沐则强调,“发展艺术金融必须以产业化的理念与视角,才能将其做大、做强。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个时代独属的烙印,而文化金融合作发展无疑是文化产业发展历程中留下的一个最深刻烙印。


目前,文化产业已上升到国家政策,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艺术金融化无疑会成为推动文化艺术产业发展,推进艺术市场壮大,促进中国文化艺术传播的重要途径。借助金融化的手段,促进艺术的影响,只有以强有力的推广方式,中国文化艺术在世界竞争中才能站得住脚。


 

上一篇【文化宣贯】“创行者”信条

下一篇生鲜电商市场规模逼近千亿 首农电商创新模式

相关文章:

世界本月排行

世界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