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时间:2020-01-16 07:00:01 来源:QQ阅读 当前位置:轩轩家居 > 世界 > 手机阅读

公元前407年,雅典发动了诺提昂战役,战役的主要目的是引诱莱山德在以弗所所有的舰队出战,一举摧毁它们。如果战役胜利,雅典将赢得巨大的优势,其舰船可以在爱琴海之间自由航行,还可以恢复帝国的所有岛屿以填充雅典饥饿的国库。而且诺提昂地理位置重要,如果从这里进攻以弗所,就可以切断在以弗所和科斯之间运行的舰船,阻止斯巴达舰船向北部的赫勒斯滂海峡航行,因此阿尔基比亚德斯把战役地点选在了诺提昂战役的经过很简单,斯巴达海军由莱山德领导,雅典方面由阿尔基比亚德斯领导。

“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一、阿尔基比亚德斯在得知特拉叙布鲁斯围攻佛凯亚后,便把舰队指挥权交给了领航员安条库斯

阿尔基比亚德斯首先从安德罗斯入手,击败了安德罗斯人和驻守当地的拉哥尼亚戍卫,但却没能进城,于是他在那里树立了纪念碑。很显然,阿尔基比亚德看到了安德罗斯的重要地理位置,但遗憾的是他不但没能一举攻下反而成了日后政敌用来指控他的证据。

离开安德罗斯岛之后,他没有直接去以弗所,而是朝东南方向的科斯岛和罗德岛去了,目的是为了搜集战利品,要知道,此时的雅典军队面临着资金缺乏的困境,筹集资金成为了首要任务。筹集完成之后,阿尔基比亚德斯前去萨摩斯岛屿,并从那前往诺提昂。阿尔基比亚德率领了80艘战舰,莱山德率领90艘战舰,在数量上超胜雅典,作为战前准备,莱山德已经对战船进行了维修,在阿尔基比亚德斯到达诺提昂时以做好准备。

“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阿尔基比亚德斯在得知特拉叙布鲁斯围攻佛凯亚后,便把舰队指挥权交给了领航员安条库斯,并叮嘱其不得袭击莱山德的队伍,自己便去找特拉叙布鲁斯,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叮嘱的那样。

二、战役最终以雅典的失败告终

蠢蠢欲动的安条库斯擅作主张带领两艘船舰引诱斯巴达一方作战,莱山德跟踪追击,但当他发现雅典的船只渐渐增多,于是立即将手下的所有战舰编入战阵,准备迎击。雅典也出动了所有战舰作战,可是安条库斯准备不足,战争一开始就陷入了混乱,而莱山德一方却是队形整齐,雅典在损失22艘战舰后败下阵来,其中沉舰7艘,被莱山德缴获15艘。安条库斯阵亡,莱山德在收集了战利品之后树立了纪念碑回以弗所了。

落魄的雅典人回到了萨摩斯,待阿尔基比亚德斯回到萨摩斯便率全军开赴以弗所的港口,邀莱山德应战,而莱山德看到雅典军舰数量庞大,于是拒不应战,阿尔基比亚德便撤军了,不久之后,斯巴达就攻陷了德斐尼昂和爱昂两城。

“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战败的消息传到雅典之后,使期待能够平定爱奥尼亚和开俄斯的雅典人大失所望,他们迁怒于阿尔基比亚德,并重新选出了十位将军,遭到冷落的阿尔基比亚德前往科尔松尼斯半岛的城堡去了。

三、此次海战斯巴达几乎零损失,莱山德看似很轻松就赢得这次海战其实他有他自己独特的战略战术

首先,莱山德相信时间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

即使从战舰数量上讲斯巴达优于雅典,但他也拒不应战,是因为他知道拖延时间可以给他带来提升舰队实力的机会。

由于小居鲁士慷慨解囊,莱山德将桡手的日工资提高到4奥波尔,“这样一来他的声望大增,很短时间内使得敌人的船只为之一空,就是仍旧留下的人员,士气低落而且充满叛意,每天都给船长增添很多的烦恼”

“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可以看出雅典方面肯定是有叛离现象,并且雅典桡手经验丰富、技术高超,这样一来,斯巴达舰队的实力自然得到提升。还有一点可以再次说明雅典的桡手背叛雅典,那就是这次海战之后,阿尔基比亚德斯应有108艘战舰,但是当科农前来援助之时,雅典方面的人数也就只够配备70艘战舰的,而且这些战士中大多数人并没有战死,所以说,他们很有可能都逃到了斯巴达一方。

除此之外,莱山德拖延时间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深知雅典方面资金缺乏,可笑的是,高傲的阿尔基比亚德认为对于自己来说天下根本就没有难事,即使战事不利,也是自己一时的疏忽,过度的自信使他自取灭亡。所以,莱山德越是拖延时间,雅典军队消耗就越大,供给不足的问题也会随之而来。

其次,莱山德从不轻敌。

他心里清楚他的对手是何等人物,阿尔基比亚德斯可是一位精明的指挥官,战略高明所向无敌,况且作战经验远远胜于自己,所以莱山德没有轻举妄动,即使自己的战舰多于对方,他也没有得意忘形,不会拿将士们的生命去冒险,而是耐心地等待时机,有了把握之后再行动。果然阿尔基比亚德斯的离开给他提供了大好时机,使他的拖延变得更有价值,此时,懂得抓住战机的他才“决定做一些对于斯巴达来说有意义的事情”。

“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赢得战争后,他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在阿尔基比亚德斯再次向他挑战时,他心里清楚,此时如果拿着胜利的果实应战的话是非常愚蠢的,并且相较于对方又没有舰船数量优势,他自然是不肯冒险。

再次,莱山德以逸待劳,他在战前做好充分准备,把战舰都维修好晾晒在以弗所,相比起雅典一方外线作战比较有利。

最后,莱山德指挥有方,战士们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即使唐突应战,斯巴达一方的队形整齐有序,而雅典却是一片混乱,在安条库斯被杀死以后更是无人指挥,惊慌失措。军队的表现证明了他对于将士们的训练严格,以至于船员们能够将莱山德的命令执行的如此迅速并保持严格的纪律。并且,此时的斯巴达将士信心倍增,已不同于往日。就像汉森说的一样“难得的是,莱山德是一位既英勇又富有战略洞察力的人物,他能领悟到如何打败像雅典帝国那样阴恶的强权”

四、除了莱山德精明之外,对手阿尔基比亚德所犯得低级错误也使斯巴达更易取胜

精明的阿尔基比亚德斯竟然将军队的指挥大权交于安条库斯,他既不是将军也不是舰长,而只是一个领航员,这本身就是一个低级错误,而他的严格命令使他自信地认为他不在场的情况下,雅典一方不会轻举妄动。

然而事情不像他所想的那样,他错误的评估了安条库斯,“安条库斯,天生性情冲动,并且渴望依靠自己来完成一些杰出的事情,根本就没在意阿尔基比亚德斯的命令”阿尔基比亚德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将舰队托付给了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

“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五、此次海战虽历时短,但意义重大

对于雅典来说,战败摧毁了雅典人的士气,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此时,每艘三列桨战舰对于雅典来说都弥足珍贵,而且由于没能完成恢复爱奥尼亚城邦的初衷。阿尔基比亚德失去了雅典人对他的信任,并且雅典城中的政敌以此为借口,对他提起诉讼,污蔑他和安条库斯的非正常关系,谴责他的狂妄自大和疏于职守是导致战败的原因,于是引发了一场对于阿尔基比亚德斯的批判。出于安全问题,他离开了军队,前往科尔尼松斯半岛上的城堡去了。阿尔基比亚德被放逐,永远地结束他的政治生命,雅典就失去了一名最为能干,最得民望的大将,新选出的将领远不如阿尔基比亚德斯精于战术,这对于雅典无非是巨大的损失,而这对于斯巴达无非是一个大好时机。

就像罗纳多·卡甘所说“这也许这才是诺提昂战役中斯巴达最大的胜利”。同时斯巴达的胜利提升了莱山德在军队中的威信,使他得到了斯巴达人民的信任,并且由于其专业的指挥经验以至于伯罗奔尼撒水手都不想他放弃舰队最高指挥官的职务,于是在暂时的交权之后莱山德又迎来了权力的高峰,在盟邦强烈地要求下,莱山德将会又一次出任海军将领。

参考文献:

吴于廑《古代的希腊和罗马》

戴鑫《斯巴达霸权的衰落》

李贝贝《斯巴达将领莱山德研究》

张松林《斯巴达由盛到衰原因论—试析斯巴达的称霸、争霸、独霸及其衰落》

“诺提昂战役”——奠定斯巴达霸主地位的一次海战

上一篇【红莲自走棋】 | 永远的王者——精英六战

下一篇《竹书纪年》与《史记》相比,谁的真实性更高一些

世界本月排行

世界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