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慈文学丨肖家强;无悔的兵心(入伍篇)

时间:2019-07-26 07:00:01 来源:凤凰财经周刊 当前位置:轩轩家居 > 疾病 > 手机阅读



在这个老兵离队的月份,愿自己记住那些逝去的岁月,让自己心中的那些情愫得以回味。

——题记





无悔的兵心之入伍篇(一)


这个冬天,同事们都说很冷,缘由是广州的我们,忽然从穿短袖一下到了穿羽绒服的节奏。这样的天气也好,难得在家看一下电视。当看到有关2012年前士官退出现役的系列报道,突然就触及了我的记忆,这记忆,不是最别致的,却是最难忘的。放在心底的那些记忆,正如22年前的这几天,当我准备离开家乡、亲情、同学情,去追寻心中的那片绿色心情,那一个个场景真的不敢忘、不能忘、不会忘。


1
报名


说起入伍报名,我是非常仓促和不理智的,因为是我在学校了解到要征兵的信息后,只是和表弟商量过,家人及亲戚朋友都不知晓。记得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因考虑到假如考上大学了,依当时的家庭情况,肯定也是供不起的,如果能在部队考个军校,也不失为一条出路。表弟听了我的想法后,也没有反对,他说:“前年我也报过,体检都通过了,我爸(我舅舅)不让我去,政审没有通过,我认识部长,我陪你去碰碰运气吧。”


事情往往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我是幸运的,当我们找到人武部长说出自己的心愿时,他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我的情况说:“你来得正巧,那就试一下吧,看能不能体检上,刚好有一个初检没有过关,你到时过来体检吧。”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在隔壁镇体检——已经是政府在组织第二轮体检了,因为初检在乡医院进行的。回到学校后,我把这些情况和一些要好的同学们说了,看到个子最小的我最先报名了,其他五、六个同学也报名,跃跃欲试,想圆自己的梦。其实,到现在还有人问:你当年怎么复读得好好的,不去考个大学,怎么想着去当兵呢?我彻彻底底认真回忆了一番,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许,绿色的梦早就占据了我那个不知世故的心灵。



2
体检



“快点跑起来,不要慢腾腾地,至少跑三圈以上!”随着一名接兵干部的叫喊,大家才意识到,原来还不到部队,这就给了一个下马威。刚才还是有说有笑的,一会儿,大家都乖乖地绕着希望小学的操场跑了起来。跑完了,有些人都被叫住了,原来已经发现有不合格的了。我则进行到了下一个检查项目,说实在的,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体检呢。心中难免有些害怕,但也只好硬着头皮检下去。外观、视力过后,我回头一看,和我一起来的同学都不见了,我当时还纳闷呢,这是怎么回事呢。后来,从一楼到三楼,经过听力、色盲、嗅觉、抽血等检查完了,还是不见他们。回到了学校,他们说,前三关都被刷下来了,真是没有想到,你个子最小(当时我才1.62米),身体还真是不错。我苦笑着说:“也可能是我碰到了好运气吧,我脱光衣服,就刚好多两斤(102斤)……”这个体检过后,又接到通知,还需要体检一次,是胸透和再次抽血等。但是家里人还是不知道我所做的这一切。



3
待定应征


记得一个周六,我回到了家,妈妈很生气,哭着说:“你要去当兵,村里都通知我们了,说你体检全部都通过了,要等待下步的政审。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好好的书不读,都指望你考大学的。你要知道,你复读的钱你妹也是出了一部分的,你妹妹上海打工很苦的,她真的很想读书,你倒好……,你也要知道明年要打仗(97年香港回归,当时是有一些谣言),我不让你去……”听了妈妈的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眶也湿润了。其实当年,我作了这样的一个决定是有考虑的,我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他的成绩也很不错,每个学期妈妈为我们操劳学费都是煞费苦心,作为家里的老大,不能挣钱,还要给妹妹增加负担,我心里是最不好受的。当时很单纯地想,至少在义务兵期间,政府会补助家里一些钱,这样还可以抵农业税和村里统筹啊。我们彼此都沉默了好长时间,也许这是最好的方式吧,让我们都冷静一下。晚上,妈一个人回娘家了。第二天,我又要返回学校,妈说:“我也不拦你了,你的几个表哥都赞同你去部队……”听她这么说,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知道,做这个决定是有些不对的。我只是说:“妈,你看你原来都羡慕邻居都有军属贴(方言,其实是县里到年底送给老红军和复退军人的过年挂历),看来明年我们家也有了……”妈说:“看你就这点出息,到部队也还是要给我们争口气……”



无悔的兵心之入伍篇(二)




1
家访政审


   当初为何要参军这个问题,相信每个人心中的答案都不同。回忆当初的我,高考失利,迷茫……当然,也许现在去纠结这个问题已不重要了。当时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或许让战友们终生难忘,那就是政治审查。在这个环节,你要思考好、回答好、对待好这个严肃的问题。因为体检过关对入伍来说,只是成功了一半,如果在这个环节上出现了问题,照样是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对于此,我也不敢怠慢,和家里商量了一下,怎么也要招待好来政审的部队干部吧。但苦于那时的经济,我也只是买了一条鱼和称了一块肉,具体价钱现在忘记了,在90年代末,也许在招待客人方面只能如此了。记得政审那天,村主任(也是村里的民兵营长)陪同一名一杠两星(中尉军衔)军官来我家,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比如家庭三代人及亲戚朋友的一些情况,当然最主要还是问我关于怎么对待入伍及入伍后的想法。当然,政审干部说,能不能选上,你要有思想准备,因为名额有限,要等定兵的结果和政府的通知。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对我的政审还是比较顺利的,时间不长,也许是看到家里的情况,也许还要去政审下一个应征对象,所以他们饭都没吃就走了。我妈笑着说:“你看,别人都不稀罕吃你的东西。”我说:“这样也好,我们自己吃啊,也算犒劳一下我们自己呀。”



2
领衣服



岁月是最好的老师,时间是最公正的裁判。在领衣服这件事上,我很愧疚,因为一方面考虑到没有多少东西,另一方面考虑到是因为老爸喜欢喝酒,喝完酒又喜欢说很多不相干和不中听的话,所以,我就没有叫上老爸,自己一个人去的。到了乡政府,人武部长早已等着我们了,当看到别人的家长都来了,我才意识到我太武断和自我了,没有让老爸来是我一个错误的决定。临到我领衣服,一看太大了,我想换小的。部长说:“都是这么大的,你们以后到部队再换吧。”就这样,领了一套很大的衣服,穿上去很不协调。领完衣服,乡政府请我们和家长吃饭,也算是给我们送别前的一次招待。当坐下来吃饭时,刚好8个人,正好凑满一桌,大家都笑了,反而调侃起来,说什么以后战友们聚会端茶接菜都有人了,不用添加其他人就够一桌了。吃完饭,我们有一个战友,刚好是开三轮车的(当时交通工具少,是一种出行工具,用三轮车拉人上学和出行),他很大方地说:“兄弟们,今天我免费拉你们,送你们回家。”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开始用手摇车的发动机,结果没有发动起来。这时,一个家长说:“你们一起推,看能不能发动起来。”我们一席人一起用力推,发动机还真的运转起来了。现在回想起那个场景,也算是我们八个战友人生当中第一次齐心合力吧,以后,再也不可能全部到齐了(因前几年一名战友已在南京工地上过世)。也许,这就是战友情缘吧,注定了当初我们有一个机会要在一起做一件值得回忆的事,哪怕它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动作或是一起聊天吃饭。



3
笔记本



前年,正月初四,难忘的一个日子,我们久别了20年的高中同学欢聚一堂,重温师生情。在学校留影前,看到了久违的班主任田老师,他还是那么的健谈,对每个同学的名字都没有忘记。虽然生活的风儿吹皱了我们的脸庞,事业隔断了我们的距离。唯有那感觉,好似日月的轮回;那一个身影,熟悉而又陌生;那句句话语,亲切而又动人。但最让我难忘的是我在入伍前,向他道别时,他送了我一个笔记本,那笔记本估计是他珍藏多年的,虽然不是最新的,但很精致。记得那时的我还不大喜欢说话,他拿着笔记本交给我说:“你是有文字功底的,希望你到部队或以及工作后,都能坚持写写文字,你可以往这方面发展,我送你笔记本就是希望你能书写好你的理想。”后来,我到了部队,坚持用这个笔记本写日记。再到后来,老家盖房子时,把部队的一些东西给弄丢了,当然笔忘本也在其中。现在,尽管它已不在我身边了,但我还时常会让我想起当年老师的教诲,单是老师送笔记本的情景就会经常萦绕脑际,令我难忘,更令我不断自省,就像那笔记本一样,记载着岁月更替,记载着那一段师生情。



无悔的兵心之入伍篇(三)





1
敬礼


近几年随着微信的推出,原来联系不上的朋友、同学、战友都联系上了。当然,这也是一种好事。去年,一位很要好的同学,我们联系了,这么多年没有消息,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但是,他说起一件事,让我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他说:“强,你不知道,你临去部队前送我们上车(那时还是坐三轮车,外面用帆布包着的,没有现在的中巴或小车)去学校有一件事真让我们感动”。我问了他,是什么事情,让他还记忆犹新。他说:“只因为你什么也没有多说,给我们敬了一个长时间的军礼,直到我们见不到你……”其实,在我们看来,也许它包含着不可言语的情感:一是,这一别,也许至少是三年不能谋面;二来,至少是有人先走出大山,去实现自己的所谓愿望吧。哪怕是取不了什么成绩;三来,也许在他们的心中也有那份从军梦,只不过他们未能如愿,让我去体会那生活。当然,在那个时刻,我能多说些什么呢,因为大家都是在复读,家里也都不宽裕,大家能做的就是要继续苦读,这样才能找到自己的未来。所以,我认为,那既是一种期望和憧憬,也更是走出大山的一种压力。说实在的,现在我看来,那时我还没有到部队,严格来说还不是一名真正的军人。但对他们来说,穿上了军装,也就是的了。说实在的,当我用右手行举手礼时,我的心情也很复杂,只因那时是有很多语言都是汇集在那一个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动作里面。这也许正是平凡生活中最简单最值得回味的一种情节吧。


2
打背包



记得第一次探亲的时候,妈妈问我“现在知道怎么捆被子了吧,看你当时着急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就好笑。”她的所说的捆被子,其实就是打背包,记得当年到乡政府领被装的时候,人武部长也没有时间教我们怎么去打背包,倒是我们有个战友的父亲简单地教了我们。到了家以后,因为同学们的到来,让我非常地高兴,90年代末,物资还是相对缺乏的,我便把我的绿被子给他们盖了。但是,拆开了背包,在我们当中没有多少会打背包的。这下,让我着急了,总不能随便捆着被子,这样会被大家笑话的。于是,我开始找亲戚朋友,看他们当中有没有会的,结果都不会。还好,我的一个邻居大爷,他说:“让我来试试吧,我也有可能忘记了。”结果,他成功了,虽然用了不少的时间。也许,这就是在生活过程中,常常会出现一些意料中不会发生但恰恰又奇迹般发生了的事情。



3
点歌


  在去年与同学小聚时,他告诉我:“你到部队去一个月了,高山(地名)电视差转台还播放我们几个同学给你点的歌曲呢。”这个差转台,就是90年代亚运会为了让山区也能看到电视节目建造的。自建造好后,很是方便了大家收看节目,当然,在那工作的人员可以说是比较牛的,他们掌握了大家看电视节目的“生死大权”,一方面转播节目是有时间限制的,到时就不转了,电视机就收不到信号的。另一方面他们想看哪个台,就会调到哪个台,这样也导致了家家户户有时只能收看一个电视台的节目。当然,它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可以插播点歌,但凡哪家有结婚、生子、考上大学、参军等喜事,亲戚朋友都可以到差转台去点歌,当然,那点歌是要收费的。记得那时候,同学们的经济其实都是不很宽裕的,但他们能从牙齿缝里挤出一点钱为我点歌,实属难得。时过经年,曾经天真浪漫的小伙子,如今都已步入了人生的成熟季节,可是,不管逝去了多少岁月,同学之间的那份情谊,依旧那么真,那么纯。




无悔的兵心之入伍篇(四)



1
送别


要离开家时,天还没有亮,妈就起床了,我看得出她整夜未睡,她还在为我整理着行囊,并一遍遍地嘱咐我到部队应该注意的事项。但对我来说,并无太多的离别愁绪,相反,还对即将到来的生活充满了某种期待。因我家离乡政府比较近,所以也不用坐车。当我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我才体会其实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不过,令我兴奋的是同姓族人敲锣打鼓地送我至少有一里的路程。到了政府,其他战友也相继赶到。而更让我感动的是,我的一些亲戚早就在政府等我了。一辆中巴两侧的大标语“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格外显眼。我和战友们,每人胸前都挂着一朵硕大的大红花。穿着崭新的绿军装,欢送的人群敲锣打鼓,人头攒动。家属们把车辆围得水泄不通,有的流着泪,有的千叮咛万嘱咐,拉着孩子们的手依依话别。经过一番简短的仪式后,我们上了车,车辆慢慢行驶,亲人们在车后面追,隔着玻璃我看到,亲戚朋友都来为我们壮行。母亲哭了,舅妈也哭了,她们一边说,还不停地向我挥手。在那一刻,心头突然掠过一丝伤感,我也噙着泪水。看着他们离我越来远,我握紧了拳头,这也许是一种决心,或许是向他们承诺……




2
第一次“行军”


   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了另外一个镇上,这个镇属于原来的“老区”(原来行政区划的称谓,至少管六七个乡)。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绿军装,大家都很兴奋。,可是高兴劲还没有减下来,午餐后我们被告知因为修路的缘故,需要我们带着行李,从李集大桥步行至丁埠,然后晚上还要在那里住一宿。看着接兵干部和人武部长们都步行,大家对这第一次行军也没有什么怨言,不过话说回来,都是山区的孩子,走这点路算不了什么。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这分明也是给了大家一个相互认识和了解的机会,大家还不时地调侃,中午让我们吃了一点肉,这么快就要我们付出。记得当时的那个路的确不好走,在我们当中不乏有一些年龄小的战友,他们带了不少东西,走的时间长了,明显体力不支,有些年长的战友就会主动帮助他们。有的战友看到修路的师傅很辛苦,就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苹果给了他们。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山里的娃就是实诚。尽管修路小汽车和大车不能通过,但摩托车还是可以走的,比如有的家人和朋友还骑着摩托车一直和我们伴行,记得有个老乡战友的女朋友,就是这样与我们一路伴行,那难舍难分的情景至今还让大家羡慕呢。



3
换衣服


天黑了,终于到了住宿的地方。接兵干部又开始了点名,这一点不要紧,我听到了好几个高中同学的名字,我在想,也许大家和我一样吧,都想走出大山,找寻自己的理想吧。刚点完名,一个高中同学马上找到我,一见面大家很惊讶,不约而同地说“你不是在复读吗?你怎么也来了?”而后其他几个同学也凑过来了,大家都很有感慨。其实,后来我了解到,当时大家都是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到部队去考军校,因为大家都明白军校是不收学费的。可见当时大家的想法是多么的单纯,就是怕考上大学交不起学费,而宁愿让自己吃点苦,也要去争取和尝试呢。当一名同学看到我穿的衣服超大时,于是我们就相互交换了衣服,因他领的一套太小很不合身。这套换过的冬季训练服,尽管袖口、领口都已泛黄和有些破损,但是到现在我还保留着,因为,我想,它不仅是我穿的第一套军装,也是承载着我当时的记忆,更是承载着当年我的追寻与梦想。这梦想,它会支撑着我们前行,会激励着我们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




4
告别家乡


12月17日早上在去往县城的车上,一个同乡战友对我说:“我长这么大,连县城都没有来过,我还真是第一次出远门呢。”听他说这样的话时,我也有一些感慨,是的,如果我没有参加过会考,说不定和他一样。对于这次出远门,我也明白了,走出大山,不仅是我的梦想,也是当时所有山里人的梦想吧。 临近中午,战友们都汇集到了江店职高的操场上。其实在当天,所有奔赴全国服役的新兵都是在那里集合。当时,代县长赵波发表了讲话,大体意思是我们家乡是将军故里,红军之乡,是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那我们作为后代要为家乡增光,要发扬老一辈不怕苦的精神,在部队建功立业等等。讲话完,我们向省城的方向进发。也许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真的要离开了熟悉的家乡。这时,我们才意识到这曾是我们用脚踏遍的地方,虽然熟识了这里的一切,却又要与它暂时地离别。当汽车启动,我多想再回去,看一眼那美丽的故乡。



后记:尽管入伍的那个冬天已离去很多年了,但它会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一晃二十二个春秋过去了,那一幕幕依如初见。就如我们都爱着我们的故乡一样,却无法用语言表达它的所有美好,有时也只能在梦里实现,在文字中表达,在记忆中永恒!



▌数据来源:光慈文学

▌责任编辑:李珊珊

▌广告宣传:15656495653(微信同号)

▌投稿爆料:1989634929@qq.com

▌法律顾问:李成华丨安徽昊华律师事务所主任

聚力新时代,携手新征程!金寨在外上海创业者协会2019年年会盛况!

沿江高铁在金寨设站,机场选址审核中,金寨利好不断!

金寨视窗丨严查6种行为/查处两起赌博案件/一辆车两醉驾

发生在金寨街头这一幕感人的瞬间! 值得所有金寨人都看一看!

那些年,金寨的冬天@降雪再度来临!

光慈文学丨黄守浩:润物细无声的好校长——吴显锋

上一篇▷ 懂,是世界上最温情的语言

下一篇学吧艺术教育/春风吹!战鼓擂!寒假号角已吹响!

相关文章:

疾病本月排行

疾病精选